動手術之前的小寶寶
  無婚檢孕檢,加上不正規產檢,惠州產婦生出多手多腳嬰兒;專家提醒:重視三檢可降低缺陷率
  羊城晚報記者 趙晨 李雯潔
  本月2日,惠東縣稔山鎮陳先生的妻子產下一四手四腳的男嬰,家人不願放棄,遂由陳先生帶男嬰來粵求醫。男嬰昨天在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接受分離手術。
  據瞭解,陳先生夫婦均沒有做過婚檢,妻子也未做過孕檢,僅有的五次產檢中的三次還是在當地不知名的私人門診進行的,並且從未被告知腹中胎兒有異樣。
  有數據顯示,由於不再施行強制婚檢,2011年全國平均婚檢率已跌至41%,而出生缺陷兒發生率也在逐年上升。近年不斷有人大代表建議應恢復強制婚檢。有專家呼籲市民要重視婚檢、孕檢和產檢,同時前往正規醫院進行檢查。
  有數據顯示,廣州近年出生人口缺陷發生率一直在高位徘徊(1.5%—1.7%),高於全國2004年1.28%的水平,且有逐年上升趨勢。
  產下四手四腳兒,懷時以為是雙胞胎
  4月8日下午,陳先生出現在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住院部5樓隔離室門前,這是他把兒子送進醫院後第一次探視。由於有好心人的捐助,陳先生總算交齊了檢查費和住院費。院方告訴陳先生,手術的錢將由醫院先行墊付,陳先生可以慢慢籌錢還給醫院。
  “但我去哪裡籌這筆錢呢?連押金都交不起……”陳先生為此十分苦惱。陳先生告訴記者,自己和妻子都是在惠州工廠打工的工人。現在,妻子在家坐月子,自己則請假帶孩子來廣州求醫。
  目前,陳先生一家正在積極籌措手術費,希望社會各界人士能伸出援手,聯繫電話15916368764。
  “妻子懷孕期間肚子比其他孕婦都要大。”陳先生失落地說,當時全家都以為是雙胞胎。
  “五次產檢,沒一人告訴我胎兒有異樣”
  陳先生和太太屬於奉子成婚,領證時,孩子還有兩個月就出世了。在妻子懷孕半年前,陳先生曾參加過一次單位組織的體檢,被查出輕微貧血。除此之外,婚前、孕前兩人再無任何檢查。
  而太太懷孕期間,陳先生也沒有“產檢”的概念,直到有一天一名工友建議他帶妻子去照B超,“他說可以看出男孩還是女孩”。於是,陳先生帶著太太來到吉隆某私人門診,前後共做了三次“產檢”。如今說起這幾次“產檢”(事實上僅僅照了B超),陳先生十分生氣,“門診醫生給太太照B超時都說孩子很健康,還告訴我們是個男孩子”。
  太太孕期33周時,陳先生“轉戰”惠東市稔山鎮稔山醫院。在陳先生心目中,這已經是當地數一數二的“大醫院”。當時,陳太太在稔山醫院的產檢診斷結果仍然正常。
  4月2日上午8時,孩子出世,看到四手四腳的嬰兒,陳先生一家都“懵”了。讓陳先生想不通的是,做了這麼多次的檢查,竟沒有一個醫生告訴他胎兒有異樣。
  記者在在陳先生提供的《惠東縣婦幼保健院孕產婦系統管理保健手冊》中看到,陳太太的初診日期為2014年2月24日,診斷結果未見任何異常。陳先生還透露,在太太生產前的幾小時,醫院再次給太太照了B超,診斷結果仍然顯示一切正常。
  “我也是接受媒體採訪過之後才知道負責產檢的醫院可能也有責任。”陳先生稱,由於忙著幫孩子求醫,他打算等孩子進行完手術再處理稔山醫院產檢的相關事宜。
  鄉鎮地下診所不規範產檢存在很大風險
  在網絡上搜索,不規範產檢導致的母嬰悲劇比比皆是。2004年,福州一宮外孕孕婦由於未能進行規範產檢,導致嬰兒在腹腔內待了9個月後死去,孕婦大出血,險些丟了性命;2011年,南海一孕婦進行了9次產檢,其中兩次B超檢查結果顯示胎兒“遠端顯示不清”或“欠理想”,但院方未告知其進行進一步檢查,導致孕婦產下一名缺左腳的嬰兒……
  廣州市白雲區婦幼保健院主管領導張醫生認為,陳先生太太懷孕33周時已屬於懷孕中晚期,按常理來說B超完全可以看到胎兒畸形情況。即使因為胎位問題未能看清,也該進行多次檢查以確認。張主任表示,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父母對於產檢不夠重視,比如前三次“產檢”在無名私人診所進行的行為就十分不可取。
  廣州是否存在惠州陳先生這種不規範產檢的例子?張主任認為,以前可能有,如今政府對地下診所打擊力度較大,廣州的地下診所並不多見。據相關媒體報道,2006年廣州在全市範圍內取締的無證“黑診所”多達3000多家。
  “地下診所在鄉鎮也許比較常見。居民由於沒有規範產檢的意識,同時出於費用的考慮,就選擇地下診所進行所謂‘產檢’。”
  不規範產檢因為醫生資質、硬件設施等問題,檢查結果往往是極度不負責任的。 編輯: 鄔嘉宏
   1
  專家提醒
  “三檢”切切不可馬虎
  婚檢率下降,缺陷率上升
  市民盧小姐與何先生今年2月在越秀區民政局登記領證,直到領證那天才考慮婚檢問題。“我們看到民政局能免費做就檢查了一下。”但盧小姐至今未去民政局領取體檢結果。
  在廣州乃至全國,像盧小姐何先生一樣的新婚夫婦並不少見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清遠市人民醫院院長周海波表示,廣州市取消強制婚檢之前,廣州的婚檢率約在93%左右,取消之後僅有7%,部分區甚至只有1%。
  周海波認為,針對婚檢率降低導致的出生缺陷兒發生率升高的現狀,政府應“掏腰包”恢復強制婚檢,或者強制免費婚檢。
  產檢按時按項不能隨性
  華僑醫院婦產科主治醫生賈建軍認為,目前廣州市區大部分孕婦都十分重視產檢,但產檢時間、項目的掌握都不夠準確。
  以華僑醫院婦產科為例,該院常規產檢包括懷孕初期的“地中海型貧血篩檢”和“德國麻疹”及“梅毒血清測驗”、11周至13周的“唐氏症篩檢”等。產婦在孕期16周到32周之間基本每四個禮拜就要做一次詳細的檢查,中間還會根據個體情況安排不同項目的檢查。但在他實際的接診過程中卻發現,“有些孕婦可能很久才進行一次產檢,有些可能必要的檢查項目也沒有去做。”賈建軍提醒,產婦一定要在規定的時間里做相應的檢查。
  白雲區婦幼保健院張主任則表示,醫院在產檢中發現問題後,應向病人提出傾向性建議。
  孕檢最關鍵最易被忽略
  廣東省婦幼保健院新生兒外科主任朱小春表示,孕檢是三道防線中最易被忽略的一級預防,而充分的孕前準備是減少出生缺陷的基礎。
  出生缺陷會給社會、家庭帶來沉重負擔。2007年廣州市有143至192例唐氏患兒出生,經濟損失約6435萬元至8640萬元。每新發1例先天性心臟病產生的疾病負擔為10萬元,2007年全市有1005至1435例先天性心臟病患兒出生,造成社會經濟損失1億至1.4億元。
  專家告誡
  高危人群要有預防意識
  省婦幼保健院新生兒外科主任朱小春提醒,夫婦雙方或家族中有遺傳病史、曾有反覆流產、死胎死產不良病史、孕期有不良環境因素接觸史等人群,是發生缺陷胎兒的高危人群。這些人群一定要提高預防意識,更要嚴格按三級預防措施進行預防干預。
  廣州去年免費孕檢 超過14萬人受惠
  有媒體報道稱,免費孕前優生健康檢查被列入2013年廣州十件民生實事後,截至2013年11月30日,全市已有143860人參加免費孕前優生健康檢查。檢查數據顯示,當中29%的家庭存在生育風險。“農藥殘留、衣原體或支原體感染,甚至養寵物,都可能成為生育風險。”廣州市番禺區人口計生服務站副站長陶小君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。 編輯: 鄔嘉宏
  男嬰寄生胎已經切除 未來三天監護很重要
  羊城晚報訊 記者王普、通訊員周密報道:4月11日下午4時,來自廣東惠東10天大的“四手四腳”男嬰在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成功切除取下約0.65公斤的寄生胎。手術持續近兩個小時。目前,孩子仍在重症室中監護。
  4月2日,廣東惠東一位22歲的女子生下一個男嬰,孩子父親陳先生說,多出來的下肢的小雞雞還會拉尿,噴到自己的身上。
  4月4日下午,這名連體嬰兒送到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。據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新生兒外科主任餘家康稱,診斷結果為上腹部非對稱性連體嬰。嬰兒術前大小便正常,在家幾天吃奶的情況還可以。
  “男嬰原屬同卵雙胞胎,出現胎兒畸形可能是胎兒發育不完全的緣故。”男嬰兒入院時體重3.05公斤。根據CT、消化道造影、泌尿系造影、彩超和心臟彩超結果顯示,連體嬰肝、膽、脾、胰、雙腎、腹部未見明顯的異常,肚臍部位腫脹部分是寄生胎的腸子,入院後的檢查還發現他患有新生兒肺炎、先天性心臟病等疾病。臍部的膨出物是寄生胎的腸管,上肢血管主要分為兩支,一支從正常嬰兒腹主動脈發出,經肝上、膈下迂曲走行,另一支大血管從正常嬰兒胸壁走行,可能來自正常嬰兒頭臂動脈。男嬰的消化道、泌尿系統都與寄生胎獨立。
  4月11日下午2時,分離手術開始,考慮到患兒年齡小、合併心臟室間隔缺損,麻醉、手術風險較大,醫院麻醉等多個多科協作。
  餘家康介紹,“嬰兒太小了,體重只有3.05kg,全身的血液約有250毫升。手術的難點在於控制出血,對於該名男嬰來說,只要稍出一點血就相當於成人很大的出血量了。”他先將嬰兒接寄生胎血管扎住。整個手術僅流十毫升血。
  寄生胎切除以後,寄生胎共重0.6公斤。他們用寄生胎上面的皮膚進行縫補切口,切口達10釐米。
  嬰兒術後未來三天的監護很重要,主要要防止出血、感染,還要防止縫補上的腹腔壓力導致缺氧,所以仍在ICU進行監護。“術後一個星期如果病情能穩定,完全康復的希望很大。”餘家康說。
  “這種寄生胎為20萬之一幾率。嚴重的胎兒畸形是可以通過影像檢查觀察。”餘家康表示,如果畸形程度不嚴重的胎兒,建議家長還是生下來,因為通過手術完全能夠還胎兒正常的身體。
  整個費用約八萬多元,家長如已給孩子辦理新農合醫保,可以解決部分費用。編輯: 鄔嘉宏
  (原標題:惠州四腳連體嬰廣州動大手術 寄生胎已經切除(圖))
創作者介紹

海豚

vc80vcnqr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